Join or create a team of excellent players and try your luck in the 2021 World Cup! Sign ups close at the end of November.

Registration for the virtual World Diplomacy Championship played on Backstabbr can be found here.

Finished: 09 PM Sun 12 Feb 17 UTC
Private 迎新局-2
2 days /phase
Pot: 35 D - Autumn, 1902, Finished
Classic, Public messaging only, Anonymous players, Draw-Size Scoring
1 excused missed turn
Game drawn
22 Jan 17 UTC Spring, 1901: 考虑已经有多位大佬参加,小国决心坚守本土,坐观大陆局势变化
22 Jan 17 UTC Spring, 1901: 德意志帝国威廉向各国元首致以新年的祝福。
22 Jan 17 UTC Spring, 1901: 威廉以为当今世界,和平应为主流。为此,德意志帝国不会侵犯他国利益。威廉希望与各国划分势力范围,各守其土,保其利益,互相帮助。

关于北方三国,威廉呼吁英止步挪威,俄可进占瑞典,将丹麦纳德势力范围,三方形成均势。

关于低地二国,威廉不敢企图比利时,在此询问英法两国元首是否愿意德涉足荷兰。另外,法国可以占领两牙,德不加干涉。

关于巴尔干地区,请各国划分好各自势力范围,望各国元首不要大动干戈。

德意志帝国愿与各国签订互不侵犯协议,更期待各国与德结为坚定的联盟。威廉再次祝各国人民新年快乐。
22 Jan 17 UTC Spring, 1901: 值新春佳节,迎新人入局。
俄国愿与欧洲各国和谐共处:
欢迎英国舰队进驻挪威,以巴伦支海(bar)为非军事区,共建北欧秩序。
同时,俄国承认丹麦荷兰为德国领土,希望双方和平商议北欧瑞典归属权,以普鲁士(pru)西里西亚(sil)为非军事区,确保中欧和谐。
意大利政府既不求扩张,俄国建议ven陆军不要进入泰罗利亚(tyr)。
俄国支持奥匈粹斯特舰队前往希腊,同时双方空置或对峙于加利西亚,希望奥匈予以回应。
奥斯曼帝国蒸蒸日上,贵国是否愿意与俄国共同空置黑海,亦或对峙黑海,亦请予以回应。
俄国与法国互为天然盟友,外交上互相支持,行动上相互照应,岂不美哉?

NMR是享受游戏的第一大敌,希望大家有始有终
苟利祸福~
22 Jan 17 UTC Spring, 1901: 成交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首先,法国元首感谢各位国家元首的友善态度。在第一个回合中,法国深切感受到了各个邻居的友好行动。在此法国也再次表示愿意与各位领国继续保持和谐相处的模式。
法国今年秋季当以2牙为主,不奢求比利时的占领。不知英德元首对此有何见解和看法。相信看到东欧的局势发展。西欧还是相对较为和谐的。法国也呼吁别轻易发动侵略。法国也会一如既往的给予各国战略和外交上的支持与帮助。
英国元首如有占领比利时的急切愿望,妄告知,如能成功占领,法国希望英国元首不要过于重视海军。或是在LVP操练水师。
德国元首请放心,法国的BUR陆军纯粹是防御作用,绝无染指贵国的意图,不知道阁下接着有何打算。
东欧众国也是法国的朋友,如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请尽管提出
最后呼吁一下。本次游戏每回合只能发一次告示。不能写出多余的回复。望各位理解和遵守。祝游戏快乐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英国元首感谢各国非常认真参与游戏,同时提醒各位不要违反每回合一次发言的规则。
英国仍然不考虑比利时,虽然德国无力接触比利时但希望听听德国的看法。希望将NAO/IRI/ENG作为英法的非军事区,同时ska作为北方三国的非军事区。希望法德元首能加以回复。同时英国也不会进入bar,希望俄国能不在北方建造nc舰队或陆军。
东方局势看起来一团糟,不知各国有何想法,英国永远是你们的朋友。不出意外本回合英国将建造海军,谨告知法德俄并其他东方国家元首。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先表态,在崔斯特的意大利步兵秋季会离开,去哪里请东四兄弟听我的分析:我们面临一个西三盟开局。
英国表式不染指比利时,那么答案呼之欲出:步兵登陆挪威,船进巴伦支海。
法国表示对德友好,秋季步兵葡萄牙,船到西班牙南岸,标准的西三开局。
在此背景下,德国前两年就可以得到荷兰、瑞典、丹麦、比利时,何乐而不为。
所有西三盟,虽不能说是百分百,也有9成可能。
再来说意大利的想法:
东四要防西三联盟,要么三家速灭土耳其,要么让土耳其代替其中一家,或者土耳其能顾全大局
到底采取哪个方法要看土耳其和三家中的两家,或者俄奥意三家的想法。我的想法是最好土耳其能缩起来。
再说说意大利的具体走棋想法:
崔斯特步兵进入ser,奥拿希腊,下一轮ser可让还给奥,步兵直接解散,这样我可以多一个船抵抗法国
如果奥俄土都觉得意不能拿ser,则崔斯特步兵同意进入阿尔巴尼亚,但希望下一年能给我希腊,同时帮奥打散舰队。
要求土停止对俄攻击,如果法攻势太猛,需要土出来个船帮忙防守,如果土有异动,希望俄奥能配合一起先灭土。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希望奥意保存冷静,我国对意奥非常示好,愿意支持意大利地中海霸权,奥陆地霸权,德英如果需求,可以向我提出,土耳其重视与德奥同盟国的关系,支持英国在北欧取得霸权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hi,各贵国元首
建议意大利移步阿尔巴尼亚,下局和土讨论希腊归属。
奥无意挑战俄的大陆霸权
旨在维护本国完整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再次预祝各国人民新年幸福,社会稳定。
威廉认为,如今西欧保持稳定,东欧在巴尔干方面小有冲突。
尊敬的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请意大利不要随意行动,更不要猜测他国行动,这会对俄土奥的决策有不好的干扰。德国不想进入瑞典。之前意大利自称小国,从行动上看却有复兴罗马帝国的野心,企图稳住奥匈,诱骗土耳其不思进取,达到联俄灭土的目的。希望意大利安分守己。
德国希望得到英法两国元首的同意进入荷兰,至于比利时的归属权,威廉以为西欧三国可以在下一年进行协商,确定谁来占有。同时,德国愿意与他国签订互不侵犯协议,更愿意与他国结盟。
尊敬的法国元首戴高乐:德国对BUR的陆军表示理解,德国不会侵犯其他大国的领土主权,请尽管放心。德国将无条件支持法国占领两牙,慕尼黑陆军不会轻举妄动,威廉支持法国注重南岸领海。
尊敬的英国首相:德国无条件支持英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一切行动。当然,德俄英三国还可以在德对瑞典无领土要求的情况下,在下一年讨论瑞典的归属权。

尊敬的俄国皇帝:威廉认为俄国的行动重心放在南方,因此俄国可以在下一年通过会谈与英德讨论瑞典的归属权,无须兵戎相见。威廉对俄土的对峙保持中立,并在这里预祝俄国在巴尔干旗开得胜。
尊敬的奥匈帝国皇帝:德国对意大利无理进入奥匈领土tri表示热切关注。衷心希望奥匈尽快收复领土,不被意大利所欺骗。奥匈帝国要注意自己的巴尔干利益,不要轻易放弃。
尊敬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德国亦愿意对土耳其表示友好。土耳其有保护自己利益并扩张的权利,望土在巴尔干保住利益。黑海方面,德国保持一定的中立。
威廉最后呼吁俄土奥三国谨慎处理巴尔干利益,不要被他国插手,以免导致局面失控。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再次预祝各国人民新年幸福,社会稳定。
威廉认为,如今西欧保持稳定,东欧在巴尔干方面小有冲突。
尊敬的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请意大利不要随意行动,更不要猜测他国行动,这会对俄土奥的决策有不好的干扰。德国不想进入瑞典。之前意大利自称小国,从行动上看却有复兴罗马帝国的野心,企图稳住奥匈,诱骗土耳其不思进取,达到联俄灭土的目的。希望意大利安分守己。
德国希望得到英法两国元首的同意进入荷兰,至于比利时的归属权,威廉以为西欧三国可以在下一年进行协商,确定谁来占有。同时,德国愿意与他国签订互不侵犯协议,更愿意与他国结盟。
尊敬的法国元首戴高乐:德国对BUR的陆军表示理解,德国不会侵犯其他大国的领土主权,请尽管放心。德国将无条件支持法国占领两牙,慕尼黑陆军不会轻举妄动,威廉支持法国注重南岸领海。
尊敬的英国首相:德国无条件支持英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一切行动。当然,德俄英三国还可以在德对瑞典无领土要求的情况下,在下一年讨论瑞典的归属权。

尊敬的俄国皇帝:威廉认为俄国的行动重心放在南方,因此俄国可以在下一年通过会谈与英德讨论瑞典的归属权,无须兵戎相见。威廉对俄土的对峙保持中立,并在这里预祝俄国在巴尔干旗开得胜。
尊敬的奥匈帝国皇帝:德国对意大利无理进入奥匈领土tri表示热切关注。衷心希望奥匈尽快收复领土,不被意大利所欺骗。奥匈帝国要注意自己的巴尔干利益,不要轻易放弃。
尊敬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德国亦愿意对土耳其表示友好。土耳其有保护自己利益并扩张的权利,望土在巴尔干保住利益。黑海方面,德国保持一定的中立。
威廉最后呼吁俄土奥三国谨慎处理巴尔干利益,不要被他国插手,以免导致局面失控。
23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再次预祝各国人民新年幸福,社会稳定。
威廉认为,如今西欧保持稳定,东欧在巴尔干方面小有冲突。
尊敬的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请意大利不要随意行动,更不要猜测他国行动,这会对俄土奥的决策有不好的干扰。德国不想进入瑞典。之前意大利自称小国,从行动上看却有复兴罗马帝国的野心,企图稳住奥匈,诱骗土耳其不思进取,达到联俄灭土的目的。希望意大利安分守己。
德国希望得到英法两国元首的同意进入荷兰,至于比利时的归属权,威廉以为西欧三国可以在下一年进行协商,确定谁来占有。同时,德国愿意与他国签订互不侵犯协议,更愿意与他国结盟。
尊敬的法国元首戴高乐:德国对BUR的陆军表示理解,德国不会侵犯其他大国的领土主权,请尽管放心。德国将无条件支持法国占领两牙,慕尼黑陆军不会轻举妄动,威廉支持法国注重南岸领海。
尊敬的英国首相:德国无条件支持英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一切行动。当然,德俄英三国还可以在德对瑞典无领土要求的情况下,在下一年讨论瑞典的归属权。

尊敬的俄国皇帝:威廉认为俄国的行动重心放在南方,因此俄国可以在下一年通过会谈与英德讨论瑞典的归属权,无须兵戎相见。威廉对俄土的对峙保持中立,并在这里预祝俄国在巴尔干旗开得胜。
尊敬的奥匈帝国皇帝:德国对意大利无理进入奥匈领土tri表示热切关注。衷心希望奥匈尽快收复领土,不被意大利所欺骗。奥匈帝国要注意自己的巴尔干利益,不要轻易放弃。
尊敬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德国亦愿意对土耳其表示友好。土耳其有保护自己利益并扩张的权利,望土在巴尔干保住利益。黑海方面,德国保持一定的中立。
威廉最后呼吁俄土奥三国谨慎处理巴尔干利益,不要被他国插手,以免导致局面失控。
24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加急密件一封送与奥匈大公,现在是曙光之前的黑暗,01年结束,到底哪些人虚情假意,哪些人刚正不阿,孰是孰非,一切都将揭晓。为感谢大公在外交上的支持,沙皇首先保证,俄国是奥匈的坚定同盟,如果大公认为gal陆军对奥匈不利,可否请bud陆军给一个gal进攻rum的支援,之后该陆军就是bud和ser的有力后援。
而在秋季行动揭示之前,请容沙皇为大公叙述一番自己对诸国首脑的见解。

最果敢的当属英国首相,明确表态了军队不会进入NAO,IRI,ENG,BEL,SKA,BAR这一连串地区,几乎囊括了英控区周边所有海域,办事效率之高,目标之明确,令鄙人不得不服。不过,首相以非军事区换取俄国首都STP不出除南岸舰队之外的任何部队,未免有些空手套白狼的意思,鄙人在这里提出一个公平的合约,英国舰队取得挪威后若能不出edi舰队,俄国自然能接受英国的提议,首相可以在建造阶段予以回复。

最舒服的是法国总统,英国主动请和,意大利贸然东进,第一年无压力6开,进可西三,退可英法。沙俄先抱一个大腿,如若俄国前线吃紧,还望总统出手相助,与沙皇站在同一战线,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相比之下,德国元首是最烦恼的,英法亲密无间,德国如果不被裹挟西三,只能独力对抗,是选择顶俄国瑞典来走西三?还是放俄国进瑞典换取联盟?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如果元首希望明年再确定瑞典的归属,那大可不必,到那时,北方舰队必然会支援友好的英国舰队进瑞典。总而言之,元首所提俄国重心在南方的意见,鄙人并不认同,南线或许会有压力,但是一场防守战,俄国的重心绝对在北线,甚至是中线。

接下来就是最狡黠的意大利了,春季一番表态,楚楚可怜,行动上却是雷厉风行。试问意呆将军,本轮害怕西三的表态是否又是故作姿态?否则为何要放弃自己出卖信义换来的tri,陆军要撤到和防守西三风马牛不相及的alb,而不是直接挺近tyr?英法德真心有意西三,俄意首当其冲,而慕尼黑陆军一旦南下压进tyr,意大利尽失地利,一年丢光海面,两年开始裁军,如果将军还做着拆奥匈这座东墙,来补自己西墙的美梦,只怕是白日做梦。
不过,沙皇注意到将军有一支apu陆军,不论是海运到alb,gre或是tun,都可算是一种lep的走法,沙皇在这里大胆替奥匈大公做一个主,大公尽管去取gre,如果意呆舰队秋季直取aeg,并且在rom或nap建造舰队,tri就当做是与意呆和亲的担保,等到意呆将军取得突尼斯之后再送还大公。意呆将军可以在建造回合对此提议予以回应。

而要论谁最诚实,当属土耳其元帅。尽管奥斯曼帝国兵临我sev城下,遥呼英国进占北欧,对于元帅的人格,鄙人相当尊重佩服,即刻派遣重兵防御,sev卧港支援。然而其外交观点却颇为短视,希望意奥和平,奥土攻俄,这是让意大利掉转方向进攻法国土耳其?还是让奥匈弃巴尔干于不顾?不论作何解释,土耳其若久攻不下sev,元帅应当也会考虑转换思路。届时还请奥匈大公从中斡旋,鄙人感激不尽。
24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加急密件一封送与奥匈大公,现在是曙光之前的黑暗,01年结束,到底哪些人虚情假意,哪些人刚正不阿,孰是孰非,一切都将揭晓。为感谢大公在外交上的支持,沙皇首先保证,俄国是奥匈的坚定同盟,如果大公认为gal陆军对奥匈不利,可否请bud陆军给一个gal进攻rum的支援,之后该陆军就是bud和ser的有力后援。
而在秋季行动揭示之前,请容沙皇为大公叙述一番自己对诸国首脑的见解。

最果敢的当属英国首相,明确表态了军队不会进入NAO,IRI,ENG,BEL,SKA,BAR这一连串地区,几乎囊括了英控区周边所有海域,办事效率之高,目标之明确,令鄙人不得不服。不过,首相以非军事区换取俄国首都STP不出除南岸舰队之外的任何部队,未免有些空手套白狼的意思,鄙人在这里提出一个公平的合约,英国舰队取得挪威后若能不出edi舰队,俄国自然能接受英国的提议,首相可以在建造阶段予以回复。

最舒服的是法国总统,英国主动请和,意大利贸然东进,第一年无压力6开,进可西三,退可英法。沙俄先抱一个大腿,如若俄国前线吃紧,还望总统出手相助,与沙皇站在同一战线,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相比之下,德国元首是最烦恼的,英法亲密无间,德国如果不被裹挟西三,只能独力对抗,是选择顶俄国瑞典来走西三?还是放俄国进瑞典换取联盟?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如果元首希望明年再确定瑞典的归属,那大可不必,到那时,北方舰队必然会支援友好的英国舰队进瑞典。总而言之,元首所提俄国重心在南方的意见,鄙人并不认同,南线或许会有压力,但是一场防守战,俄国的重心绝对在北线,甚至是中线。

接下来就是最狡黠的意大利了,春季一番表态,楚楚可怜,行动上却是雷厉风行。试问意呆将军,本轮害怕西三的表态是否又是故作姿态?否则为何要放弃自己出卖信义换来的tri,陆军要撤到和防守西三风马牛不相及的alb,而不是直接挺近tyr?英法德真心有意西三,俄意首当其冲,而慕尼黑陆军一旦南下压进tyr,意大利尽失地利,一年丢光海面,两年开始裁军,如果将军还做着拆奥匈这座东墙,来补自己西墙的美梦,只怕是白日做梦。
不过,沙皇注意到将军有一支apu陆军,不论是海运到alb,gre或是tun,都可算是一种lep的走法,沙皇在这里大胆替奥匈大公做一个主,大公尽管去取gre,如果意呆舰队秋季直取aeg,并且在rom或nap建造舰队,tri就当做是与意呆和亲的担保,等到意呆将军取得突尼斯之后再送还大公。意呆将军可以在建造回合对此提议予以回应。

而要论谁最诚实,当属土耳其元帅。尽管奥斯曼帝国兵临我sev城下,遥呼英国进占北欧,对于元帅的人格,鄙人相当尊重佩服,即刻派遣重兵防御,sev卧港支援。然而其外交观点却颇为短视,希望意奥和平,奥土攻俄,这是让意大利掉转方向进攻法国土耳其?还是让奥匈弃巴尔干于不顾?不论作何解释,土耳其若久攻不下sev,元帅应当也会考虑转换思路。届时还请奥匈大公从中斡旋,鄙人感激不尽。
24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加急密件一封送与奥匈大公,现在是曙光之前的黑暗,01年结束,到底哪些人虚情假意,哪些人刚正不阿,孰是孰非,一切都将揭晓。为感谢大公在外交上的支持,沙皇首先保证,俄国是奥匈的坚定同盟,如果大公认为gal陆军对奥匈不利,可否请bud陆军给一个gal进攻rum的支援,之后该陆军就是bud和ser的有力后援。
而在秋季行动揭示之前,请容沙皇为大公叙述一番自己对诸国首脑的见解。

最果敢的当属英国首相,明确表态了军队不会进入NAO,IRI,ENG,BEL,SKA,BAR这一连串地区,几乎囊括了英控区周边所有海域,办事效率之高,目标之明确,令鄙人不得不服。不过,首相以非军事区换取俄国首都STP不出除南岸舰队之外的任何部队,未免有些空手套白狼的意思,鄙人在这里提出一个公平的合约,英国舰队取得挪威后若能不出edi舰队,俄国自然能接受英国的提议,首相可以在建造阶段予以回复。

最舒服的是法国总统,英国主动请和,意大利贸然东进,第一年无压力6开,进可西三,退可英法。沙俄先抱一个大腿,如若俄国前线吃紧,还望总统出手相助,与沙皇站在同一战线,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相比之下,德国元首是最烦恼的,英法亲密无间,德国如果不被裹挟西三,只能独力对抗,是选择顶俄国瑞典来走西三?还是放俄国进瑞典换取联盟?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如果元首希望明年再确定瑞典的归属,那大可不必,到那时,北方舰队必然会支援友好的英国舰队进瑞典。总而言之,元首所提俄国重心在南方的意见,鄙人并不认同,南线或许会有压力,但是一场防守战,俄国的重心绝对在北线,甚至是中线。

接下来就是最狡黠的意大利了,春季一番表态,楚楚可怜,行动上却是雷厉风行。试问意呆将军,本轮害怕西三的表态是否又是故作姿态?否则为何要放弃自己出卖信义换来的tri,陆军要撤到和防守西三风马牛不相及的alb,而不是直接挺近tyr?英法德真心有意西三,俄意首当其冲,而慕尼黑陆军一旦南下压进tyr,意大利尽失地利,一年丢光海面,两年开始裁军,如果将军还做着拆奥匈这座东墙,来补自己西墙的美梦,只怕是白日做梦。
不过,沙皇注意到将军有一支apu陆军,不论是海运到alb,gre或是tun,都可算是一种lep的走法,沙皇在这里大胆替奥匈大公做一个主,大公尽管去取gre,如果意呆舰队秋季直取aeg,并且在rom或nap建造舰队,tri就当做是与意呆和亲的担保,等到意呆将军取得突尼斯之后再送还大公。意呆将军可以在建造回合对此提议予以回应。

而要论谁最诚实,当属土耳其元帅。尽管奥斯曼帝国兵临我sev城下,遥呼英国进占北欧,对于元帅的人格,鄙人相当尊重佩服,即刻派遣重兵防御,sev卧港支援。然而其外交观点却颇为短视,希望意奥和平,奥土攻俄,这是让意大利掉转方向进攻法国土耳其?还是让奥匈弃巴尔干于不顾?不论作何解释,土耳其若久攻不下sev,元帅应当也会考虑转换思路。届时还请奥匈大公从中斡旋,鄙人感激不尽。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首先法国元首再次感谢邻国的友善态度。在此法国表示绝对不会一家独自壮大,愿意与交好的朋友共同进退。友善之朋自当尽力相助,并愿意帮助其攻城掠地,甚至愿意让出一部分利益换的盟友之安生。但若有诋毁法国甚至利用舆论在外交上对本国不利的,那也休怪法国动用倾国之力与之抗争。
建造回合,法国需要听取各邻国元首的意见。由于之前回合看过了意大利元首相当不友善的告示,并对奥匈帝国实施侵略战争。法国表示有相当大可能在BRE和MAR出2个舰队以防意大利国家对法国临海的威胁。
意大利元首:西三威胁论只不过是阁下侵略奥匈帝国的借口,现今阁下如要建造2个舰队。法国自然不会愿意拱手把临海控制权让出来。希望意大利元首谨言慎行。法国不希望和意大利全面开战。如有更好的双赢计划,自当尽力合作
英国元首:法国若是BRE建造舰队也必不会进入海峡。将借道MID协防南海。不知道阁下有何打算。如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德国元首:法国将在巴黎建造陆军。协防BEL及BUR区域。不会轻易入侵贵国。对于英国对峙荷兰的举动。法国持中立态度。不知道阁下有何计划。
土俄元首:东欧战事紧凑。法国在此表示愿意在外交和舆论上给予帮助和支持。
奥匈元首:如今意大利元首不但占领阁下的TRI导致贵国无法建造。甚至可能联合土俄剿灭贵国。法国在此表示十分担忧。也愿意出兵意大利临海给予牵制。望阁下早日夺回本土,再创辉煌。万不可再让意大利谋夺了VIE区域。那法国也救不了阁下了。
相信各国元首都十分有主见和谋略,法国愿意调和各方矛盾。共求发展。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英国本回合被限制了lvp和edi的建造很汗颜啊。。。本着大海军主义的考虑英国将在国都新建一艘战列舰。如果俄国不在北方建造,春季我会支援波罗的海水师进入瑞典并希望秋季能支援我得一点。如果法国能念及比利时的恩情希望能将我的陆军送上荷兰,不过如果法国建造bre海军的话,希望能告知去mao与否。如果不去的话希望海峡对峙,造陆军或者没建造也希望告诉我要不要去海峡。同时希望法军司令能给出低地的方案,如果需要英国部队的话我会用陆军。我的师长希望自己能去阿姆斯特丹的夜店,谁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于我海军舰长的个人行为表示遗憾,希望能与德国友善处理此事,也希望德国外交大使能给出详细建议。
同时总理也十分关心东方局势,考虑于明夏抵达维也纳访问奥地利。强烈控诉意大利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行为。同时密切关注土俄的军队与黑海的主权问题。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英国本回合被限制了lvp和edi的建造很汗颜啊。。。本着大海军主义的考虑英国将在国都新建一艘战列舰。如果俄国不在北方建造,春季我会支援波罗的海水师进入瑞典并希望秋季能支援我得一点。如果法国能念及比利时的恩情希望能将我的陆军送上荷兰,不过如果法国建造bre海军的话,希望能告知去mao与否。如果不去的话希望海峡对峙,造陆军或者没建造也希望告诉我要不要去海峡。同时希望法军司令能给出低地的方案,如果需要英国部队的话我会用陆军。我的师长希望自己能去阿姆斯特丹的夜店,谁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于我海军舰长的个人行为表示遗憾,希望能与德国友善处理此事,也希望德国外交大使能给出详细建议。
同时总理也十分关心东方局势,考虑于明夏抵达维也纳访问奥地利。强烈控诉意大利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行为。同时密切关注土俄的军队与黑海的主权问题。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英国本回合被限制了lvp和edi的建造很汗颜啊。。。本着大海军主义的考虑英国将在国都新建一艘战列舰。如果俄国不在北方建造,春季我会支援波罗的海水师进入瑞典并希望秋季能支援我得一点。如果法国能念及比利时的恩情希望能将我的陆军送上荷兰,不过如果法国建造bre海军的话,希望能告知去mao与否。如果不去的话希望海峡对峙,造陆军或者没建造也希望告诉我要不要去海峡。同时希望法军司令能给出低地的方案,如果需要英国部队的话我会用陆军。我的师长希望自己能去阿姆斯特丹的夜店,谁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于我海军舰长的个人行为表示遗憾,希望能与德国友善处理此事,也希望德国外交大使能给出详细建议。
同时总理也十分关心东方局势,考虑于明夏抵达维也纳访问奥地利。强烈控诉意大利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行为。同时密切关注土俄的军队与黑海的主权问题。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英国本回合被限制了lvp和edi的建造很汗颜啊。。。本着大海军主义的考虑英国将在国都新建一艘战列舰。如果俄国不在北方建造,春季我会支援波罗的海水师进入瑞典并希望秋季能支援我得一点。如果法国能念及比利时的恩情希望能将我的陆军送上荷兰,不过如果法国建造bre海军的话,希望能告知去mao与否。如果不去的话希望海峡对峙,造陆军或者没建造也希望告诉我要不要去海峡。同时希望法军司令能给出低地的方案,如果需要英国部队的话我会用陆军。我的师长希望自己能去阿姆斯特丹的夜店,谁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于我海军舰长的个人行为表示遗憾,希望能与德国友善处理此事,也希望德国外交大使能给出详细建议。
同时总理也十分关心东方局势,考虑于明夏抵达维也纳访问奥地利。强烈控诉意大利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行为。同时密切关注土俄的军队与黑海的主权问题。
25 Jan 17 UTC Autumn, 1901: 祝大家新年快乐,仅是游戏,如有不当言论,请无视
TO奥匈国王:很遗憾崔斯特步兵没有如愿进入塞尔维亚,说说原因,正常法国如果要在西面混的话,是舰队拿葡萄牙,步兵拿西班牙,法国现在态势在多数人看来都是大概率东顾,意大利作为当事国尤其感觉到危险,所以意大利的想法是需要扩建海军以图自保,两个海军在法国一步兵三海军面前是挡不住的,何况我前面的方案已经得罪了土耳其,。
(大家都说奥你是新手,不管是装的还是真新手,我都在这卖把老,虽然我也还很新)所谓强权,首先要自己有资本,以这局为例,如果我下轮有3个舰队那么和法国互不侵犯的可能要大于2个舰队的意大利,一般的情况下,法国要起码要防英德中的一家,但是本局英德互相牵制,西面法国一家独大,没有后顾之忧,我两个船的话基本被碾压,但是如果我3个船,打虽然还是打不过没有英德牵制德法国,但如果法国敢来,我就有资本把资源点送给其他人。不要相信任何人说什么跟你友好的言论,都他妈假惺惺的,都最好其他人打的火热,自己捡便宜,当然本来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玩的。
希腊在奥匈手里,ser意大利拿是我的设想,现在这局游戏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愿意聆听奥匈大公的方案和斡旋。(新年快乐局,说点真心话:情况一:如果俄不打你,并且土法都来打我,我会把所有点都尽量送你;情况二:俄国不打你,如果法国来打我,土不来打我,则我应该能抗住,如果抗不住,你可以看情况拿我点,一般如果这个情况的话土也会来拿,我只要让法国什么也得不到就行了;情况三:俄国打你,意大利会一起分奥;情况四:俄国不打你,法国不打我,那么我们可能可以一起分土;情况五:法国不打我,土不打我,不管俄国态度怎样,意大利打奥,但是如果发生这个情况,俄国99%会来分一杯羹。

TO 俄罗斯:作为前期必然的天然盟友,少说风凉话,拿出你的方案就好,保奥还是打奥,不管是土耳其还是奥匈,恶人都是我做了(虽然我本意不想打奥的),该你表态的时候了。

TO 土耳其:现在来说已经不大可能西三了,那么意大利前期对土耳其不友好的方案都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和土壤,实质上意大利也未对土耳其不利的行动,ion都空着,希望能和苏丹达成妥协,继续和平相处。当然

TO 法兰西:意大利作为一个海权国家,我保留建造两个船的权利,意大利需要防守太多的海域。但是意大利保证在法国马赛没有建造海军的情况不首先进入里昂湾或者西地中海或者Pie,如果法国总统执意继续对意不友好,意大利只能抗争到底。

TO 不列颠:请不要为了讨好法国总统而无端指责意大利,意大利对自己的言论是负责的,许诺也是有条件的,更多的是希望东四一体。作为海权国,意大利也深知英国的无奈,但是请英国女王自重,总不能为了某些目的胡言乱语吧。

TO 德意志:传说德国是最严谨和慎重的,但是德国被英国这样针对的情况下却始终不敢发声,反而还总是在指责意大利进入崔斯特(再声明一遍,意大利想要的塞尔维亚,理由前面已经说国)不多说,自己保重。

再祝大家新年快乐,仅是游戏,如有不当言论,请多包涵!
26 Jan 17 UTC Autumn, 1901: 俄国冬天黄昏来得格外的早,沙皇背靠躺椅,望着壁炉中的火苗出神。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南方舰队折损大半,若不是将士英勇,黑海早已被土耳其占领。但愿奥斯曼将军能够将陆军撤回国内,两边共守边境和平,谋长远发展。

跃动的火舌勾回了沙皇的思绪,如今最重要的并非南线的压力,而是德军阻止我国舰队靠岸瑞典补给。春季时,德军可以选择对峙瑞典或不对峙,同样,俄国也在选择进瑞典或进波罗的海。如今德国既然对俄国心怀猜测,无论德国建造如何,对俄国必然有所提防。俄国在建造回合最后一次伸出橄榄枝,将继续维持德皇并未回应的pru与sil非军协定,如果德皇愿意与俄交好,请早日回应以商议行动对策。

沙皇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目光落在北欧的地图上。德军对峙之后,俄国已不再有能力独自占领瑞典,幸亏英国首相大仁大义,力邀俄军舰队进驻,沙皇甚为感动。若春季俄海军能进swe,沙皇还是要厚颜无耻地请求nwy舰队秋季给swe防御支援,与此对应,英国首相需要舰队做什么,尽管开口。

前几日,意呆来信要俄国拿出方案,表明态度,同时又对奥斯曼帝国暗送秋波,这与现实中日本一边示好俄罗斯想要回北方四岛,一边跪舔俄罗斯最大对手美国有何区别?
将心比心,要是意大利需要俄国帮忙,请端正自己的态度。沙皇的态度非常明确,rum将为ser提供支援进攻bul,alb进攻gre,bud进tri,tri跟进ser,ven可进pie或tyr,如此一来,意呆也能拿到自己魂牵梦绕的ser,奥匈也得到意呆所谓安全保证,不知两边意下如何?

奥匈大公,计划沙皇已经言明,翘首期盼回复。若意呆仍执迷不悟,只能寄希望于法国念及玛丽皇后之谊,发大军来救,愿百合王冠荣光永在。
26 Jan 17 UTC Autumn, 1901: 俄国沙皇陛下,土耳其秋季的指令已经可以看到土耳其的诚意,土耳其力邀俄国成立东方联盟,共抗西方列强
26 Jan 17 UTC Autumn, 1901: 德国威廉信件,沙皇亲启:
德国目前处境非常尴尬,只怪威廉太为天真。威廉误以为协商可以解决一切,希望低地问题可协商解决,瑞典问题可协商解决,可谓大错特错。
就让我告诉沙皇威廉的本意:进入荷兰与丹麦,比利时协商。不想拥有瑞典,使瑞典空置或对峙,等协商后,由德国支援英俄中一家进入。不料弄巧成拙。
如今英国处处针对德国,造成荷兰对峙,攻占德国之野心路人皆知,故以瑞典作为筹码。在做决定之前,还请沙皇听我一言:不需要与英国交易,就以威廉本意,由德军无偿支援俄舰队进入。与其以丹麦来换瑞典,不如直接进入瑞典。与其与一老辣的人联盟,整日提心吊胆害怕其背刺,不如与一坦诚的人联盟。而且,英国的部署志在南下,再难改变,但沙皇还可以重新部署,在德国的帮助下,打英国一个措手不及,收益更大。一除祸害,二占北欧。德国将使英国部分兵力牵制在南边,希望沙皇能在圣彼得堡北岸建造舰队,德国将无条件支持俄国的行动。
威廉没有城府,德国其实从来没提防过俄国,对沙皇秋季的信函内容亦不能明白沙皇本意,如今明白,发现为时已晚,深感悔恨,只能对瑞典的对峙表示深深的歉意。
近日,威廉听说土俄愿意结盟,很是欣喜。奥既然已经在俄国保护之下,南方又不是俄国重心,既然如此,就应当机立断,在德帮助下支配北方。南方,威廉不知俄对狡黠的意有何真实想法。威廉认为,当由奥土联手攻意,一使沙皇保护奥匈的承诺得到保证,二使土耳其能在俄土联盟中获益,三使俄国天然盟友法不用提防意大利。威廉为了俄国利益,不惜与意大利关系恶化,还望沙皇采纳威廉的肺腑之言。
法国已声明不轻易进攻德国,而德国曾呼吁法重视南岸海防。沙皇既与法交好,不只能否向其告知墨索里尼的狡黠和低劣的人品,将墨索里尼绳之以法。
沙皇请明白,英国是德国唯一的敌人。德国早已无称霸之心,指望协商解决问题。然而协商不可行,英国无礼,进逼德国。德国愿与他国亲近,可是英国却要孤立德国。危难之时已到,民族求存之心炽盛。德意志定会倾全国之力拼死抵抗。如果沙皇认为威廉的肺腑之言不妥,那么德国只能死了求援的心,对英军拼死抵抗,拼尽一兵一卒也在所不惜。请沙皇权衡利弊,与德亲近实比与英亲近更为放心有利,况且德国靠近英国,是打击英国的最重要的位置,希望沙皇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最后,威廉再次对对峙一事表达歉意,还望沙皇不计前嫌。威廉已经接过沙皇的橄榄枝,煎熬等待沙皇回复。
27 Jan 17 UTC Spring, 1902: 一如既往地感谢各国积极的态度,同时英国也欣然见到俄国并未在stp建造,在春季兑现诺言的同时斗胆提出一个秋季的支援或切断类的指令——毕竟德国无力反击瑞典。同时希望俄国能将华沙陆军西移。
不知法国元首是否强烈反对英国进入海峡,不过英国在此承诺,即便春季我水师进入海峡,秋季我也绝对不会去布列斯特。希望法国能理解英国的为难之处,同时也能看清英国诚信友好的本质。希望法国总统能给予回复,如果法国强烈坚持,我也不会去海峡。同时希望法国能将我的陆军送上荷兰,但是我也暂时没什么可报答的,希望法国能念及比利时的旧恩。此二急切盼复。
对于意大利的无耻行为强烈抗议,呼吁各国联手先灭意大利。如有用的到英国的地方随意指出。盼望奥匈早日夺回失地。
原本并未打算给德皇留言,但这也不是外交之道。对于建造回合德国的长文中毫无对英的部分,反而强烈呼吁攻打我国,希望德国能明白荷兰不是德国固有领土,此行为已经构成对英国的侵犯,我国仍希望能与德国友好共处,如果德国仍然执迷不悟,叫嚣灭英,我也只好不留情面了。
27 Jan 17 UTC Spring, 1902: 土耳其诚恳邀请俄国一起西进灭意奥,土耳其海路,俄国陆路,一统江山
27 Jan 17 UTC Spring, 1902: 看了建造后。法国元首表示十分不理解德国元首的陆军建造,3陆军对于即将发兵协防南方的法国来说威胁不小,况且德国元首一直在对俄国示好,那是否意味着这3个陆军是针对法国而来?希望就此给予答复。法国暂时以保证自己临海和重点区域的防守为主。不会轻易进攻任何邻国。也希望邻国给予友善的回应。
告知英国:由于法国即将南下协防临海,故海峡区域对于法国来说无异于咽喉。希望英国元首能理解海峡区域对于法国的重要性。不轻易进兵。至于荷兰区域如果英国愿意用北海海军进驻,伦敦海军跟进北海的战略。法国表示可以考虑给予援助。但还是要等德国元首的回应再做决定,望理解。
俄国元首:战局瞬息万变。希望俄国元首在对意奥和对英德的态度上给予法国一个态度。法国这个天然盟友也好就此拟定作战计划
意大利元首:法国还是不希望全面开战,暂时维持敏感区域不进驻原则。法国承诺不同时在WES和北非区域驻军。不轻易进攻TYS区域。不轻易用陆军登陆或进驻PIE和TUS区域。希望意大利元首慎重考虑。是和是战全在阁下一念之间。相信阁下也是审时度势的。切不可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决定。望给予明确的答复
奥匈元首:还是希望阁下以维持领土完全为准则。不轻易放弃,相信一定会有扭转局势的一天
土耳其元首:法国时刻关注东欧局势。如有需要尽管开口
27 Jan 17 UTC Spring, 1902: 新年好,回老家过年,意大利进入全面自保模式,我当gb玩了,法国和土耳其谁来打我,我三个船拖着他一起灭国。省得你们觉得自己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28 Jan 17 UTC Spring, 1902: 先祝各国人民农历新年快乐,各国国泰民安!
首先感谢各国的支持,尤其是沙俄的庇护。我国愿遵从沙俄的建议行动,让SER给意,更期待与沙俄合作,为沙俄争取利益,以作为回报。
对于意大利的行径,本公虽愤怒,但也表示理解,毕竟利益所驱使。所以大家大可不必再讨伐意大利的短视行为。
同时望意大利遵守承诺,还我国土,不再侵犯。法虽只有3艘船,但是既然我海军母港被占,只能和法国合作作后援。
各国的善意,我已收到。再次祝贺大家新年快乐!
29 Jan 17 UTC Spring, 1902: 新春快乐~
英国首相,沙俄在西欧大陆没有太多影响力,英国陆军若能获得法军支援,沙俄定会相助一臂之力,但现在法国似乎并无为难德国之意,因此,华沙陆军没有理由破坏与德国的协议。北欧方面,俄国自然会根据原先方案行动。
德国元首,法国总统出兵援奥,对英德两不相帮,俄国与法国同进共退,自然也对低地之战持中立态度。
至于意呆关闭外交一事,沙皇表示甚为遗憾,将军期待的方案沙皇早已给出,意呆将军连半句回复都没有,真真让人哭笑不得。
奥斯曼将军愿意改变国策,沙皇深感欣慰,期待土耳其将军春季将arm陆军撤离,舰队东进,俄sev舰队可与ank舰队再在黑海对峙一回合。
29 Jan 17 UTC 法国表示既然参加了还是希望大家认真游戏。过年期间可能大家都比较忙,也能理解,希望有始有终吧。
下个回合法国继续保持防守姿态。希望各国不要轻易进犯本国边疆,十分感谢各国的友善态度。
希望意大利元首能悬崖勒马,不要与法国继续在海域纠葛~不然双方都得不偿失。
英国元首:鉴于现在德国元首按兵不动,法国提议一起携手谋求发展。不知意下如何
德国元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希望德国不要轻易放弃。
奥匈元首:既然意大利玩家不愿意遵守调解。只能期待阁下能稳守住。配合本国行军
土耳其元首:阁下是否有意和法国联手呢
俄国元首:天然盟友形势非常好,不知道阁下有和打算
29 Jan 17 UTC 不好意思,这是上回合的,威廉真的非常抱歉。
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祝各国元首新年快乐。新年以后的时间威廉都非常忙,在这里向各国元首表示深深的歉意,希望各国元首多多包涵。
威廉突然才发现,柏林错误建造了陆军,如今已将相关人员撤职查办。在这里向法国元首表示,德国早无称霸之心,且法俄互为天然盟友,德对俄交好,其实也是对法友好。
说实话,德国目前有些迷茫。德国从来都希望与他国交好,能为对德友好的国家谋取更多利益。但邻国总是在防备德国,不愿有更亲近的举止。如今德国拥有三只陆军和一只海军,不可能漫无目的随意移动。各国元首肯定明白,德军向哪一个方向移动才是对你们的国家最有益的,德军会起到极为重要的牵制作用。威廉是坦诚的,所以不要对德国有什么顾虑。威廉再次向各国元首表明,德国愿与他国亲近,德国的军队将会为亲德的国家谋取利益。
英国元首:威廉知道英国的战略一开始就是把重心放在东南的,这导致了德之前的过激言论。而德国现在的茫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英国造成的。德国确实希望能进入荷兰,但进入荷兰并不会对英国不利。希望贵国知道,德国得到荷兰会给英国多大的回报。
法国元首:威廉认为戴高乐总统也是一位坦诚的元首。法对德是比较友好的。靠近荷兰的军队确实让法国很是紧张,但得到荷兰后德军将立刻撤离,希望总统谅解。
俄国元首:威廉理解俄国的中立。德会同意俄军进入瑞典。沙皇目前重心会不会在中线呢?希望华沙陆军不要入侵德国。德国愿与俄国保持中立。能亲近的话更好。
意奥土元首:三国有什么要求请向德国提出。意军只要离开tri,德国不会再说什么。
威廉期待各国的友好来信!以后德国也许总是忙到很久,最后一个完成行动,再次请各国元首谅解!需要德军配合行动的,威廉在很多时候都不会拒绝!
29 Jan 17 UTC 这回合德国不想多说什么,打字很累。只想提醒意大利,虽然游戏以利益为重,但这样背弃信义真的看不下去。对不起,威廉不该在利益世界说这些。
29 Jan 17 UTC 这回合德国不想多说什么,打字很累。只想提醒意大利,虽然游戏以利益为重,但这样背弃信义真的看不下去。对不起,威廉不该在利益世界说这些。
29 Jan 17 UTC 感谢威廉的支持,既然贵国现无扩张方向,何不考虑南下。
奥匈愿同心,全心支持德国占领威尼斯
法国进入BUR是为了进入马赛,进攻PIE,威廉大可不必担心
这里也感谢沙俄的支持
为报答沙俄的支持, 奥匈愿做俄的马前卒,并把所有
合作得到的资源点,都归俄国
奥匈仍在国难之中,还请大家体谅,予以支持
30 Jan 17 UTC 法国和俄国,土耳其愿意建立三国联盟,以对抗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希望三国能互相信任,共谋发展
30 Jan 17 UTC 我国将攻击希腊,希望俄国给予有力配合,如果意大利愿意切一下alb.东三将会建立
30 Jan 17 UTC 这次意大利外交很失败啊,和法国、俄罗斯等差距很远。正好有个能上网的电脑,还能说下。
to Germany:如果德国是因为游戏内的外交也就算了,我视同为你为了激起奥大公的愤慨能帮你打意大利。但是你说的“言而无信”的意思竟然是游戏外的,我就不得不说道说道了。德国的意思应该是我没进入ser而言而无信,但是我说要进入ser是第一年时候的事情,形式变化很快,原来进ser是打算打土耳其的,晚了一年的话达不到速灭土耳其的战略目的,法国已经来了。如果言而无信是对法国的,那就是你只许州官放火了。

To 奥匈:还是回到上年秋说起,意大利进Tri后两个选择进ser或者进Alb,都是针对土耳其的,第一年你是明确最好进入Alb,但是沙皇态度很模糊,而且你也看到了法国的开局,意大利需要多一个船,所以我选择进入ser。第二年春的时候我说自保了,我觉得我春季进入ser的话,利益全是俄罗斯的,意大利一点利益没有,还可能连ser都保不住。如果你真的认为俄罗斯是来帮你的,那么好吧,那么你再看一遍这个游戏的规则,如果你还认为是的话,那么好吧,他就是来帮你的。你看法、俄都是高手,法国前面还在和意大利和稀泥,转眼就全面杀过来了,如果我前轮真信了,我们新手输的骨头渣都不剩。

To 俄罗斯:你如果真到游戏结束还一直在帮奥的话。。。反正我是不信的,奥相信就好,当然了除非你是剑神。

To 土耳其:法国来了,是否切Alb,我需要通盘考虑,大概率我全面反击法国去了,你可以来拿点。

To 法国:打不过你,但我有送谁的权力,我还会进入西地中海,如果这轮你回去,我西地中海的船会回来。

再to下奥和土:拿我点的时候尽量一举而下,先到位,比如土耳其进入TYRR后一次性动手,我只是不想给法国资源点。
30 Jan 17 UTC 意大利可以继续bb 你们也可以继续听,不过你们别忘了前车之鉴,既然不能让他闭嘴,那就把他打到闭嘴,让他以后一玩外交就想起2017年1月,就像狗看到骨头一样的条件反射。
英国本回合守点,同时希望俄国能提出北欧方向的提案。我也不信俄国会不在奥匈拿点,在俄国有2建造的情况下如果俄国在stp建造,英国不介意将水师在北海的军演改为北欧实战演习。我的建议是由挪威到瑞典,北海支援瑞典到丹麦,荷兰切断。希望俄国不会忘恩负义。盼复。
英国会继续遵守与法国的一切协定,希望法国也能不闯入非军事区。
不知德国为何NMR?英国与丹麦王室素来为友,此次将要帮助其复国。不过英国承诺不窥取德国本土。
31 Jan 17 UTC 英国请积点口德,第一段话实在是有些过分。
奥匈大公,本轮俄国会击退布达佩斯陆军,大公可以自由选择撤退地点,争取保存资源点。
土耳其将军的善意俄国已经感受到了,本轮来不及讨论黑海事宜,暂且保持当前局势,秋季可多探讨些。
31 Jan 17 UTC 由于过年期间大家都比较忙,影响到了游戏进程,申请暂停几天,望理解。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和谐游戏,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要恶意攻击或点名猜国家。感谢。大家都点下PAUSE吧。有望在2月6号左右回复。
这回合没啥好多说的。法国继续稳守为主。希望奥匈元首配合本国对意大利的作战计划。意大利元首以侵略国家来达到自己的利益,就不要拿法国做借口,开局就宣扬西三,并对法国不友好的表现其他国家都有目共睹。现在又用让点来威胁本国。是可忍孰不可忍。法国将配合土耳其及奥匈元首一起进攻意大利本土,德国元首如有意愿可协力共图。英国方面还是继续和平共处,共同发展。俄国方面,法国继续保持友好的态度。感谢大家认真积极游戏。点PAUSE吧。谢谢
07 Feb 17 UTC 游戏是否能继续进行了?同意再开的点UNPAUSE吧
08 Feb 17 UTC 申明一点:前文提到剑神,只是想说自始至终为好人的玩家很少,本群中可能称得上的暂时也就一人,旨在提醒奥玩家俄过来并不一定是来帮忙的。从来没有猜过玩家,我想只要是认真看的朋友都能理解那段话的意思。对于英国玩家式的条件反射,不敢认同,还是留着你自己反射吧。
最后个人有点不想打下去了,俄国打了奥匈了,意法也开撕了,往后的变数已经不大,我等新手锻炼目的基本也算达到了,我也将个人的一些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分享了,不一定对,不认同的请无视。当然,如果大家都还想打下去的话,我也继续奉陪直到灭国。
元宵节还未过,再给各位拜个年,新年快乐!
10 Feb 17 UTC GameMaster: AisakaTaiga was banned: Invalid email.
10 Feb 17 UTC GameMaster: yth1983 was banned: Invalid email.
10 Feb 17 UTC GameMaster: 独孤玄天 was banned: Invalid email.
10 Feb 17 UTC GameMaster: jianshen was banned: Invalid email. The time until the next phase has been extended by one phase length to give an opportunity to replace the player.
Remember to finalize your orders if you don't want to wait, so the game isn't held up unnecessarily!
10 Feb 17 UTC 点平局吧。网站也出问题了
27 Jun 17 UTC 奥匈向个元首致以节日的祝福
我国军队誓言不侵犯各国本土,尤其是我的邻国
我的的子弟首先先维护本国的领土完整
在这基础上再谋求发展。希望和有相同发展方向的国家一起合作。

Start Backward Open large map Forward End

France
yth1983 (203 D)
Drawn. Bet: 5 D, won: 7 D
6 supply-centers, 6 units
Russia
xuyif (121 D)
Drawn. Bet: 5 D, won: 7 D
6 supply-centers, 5 units
Italy
icode (306 D)
Drawn. Bet: 5 D, won: 7 D
5 supply-centers, 5 units
Turkey
jianshen (497 D)
Drawn. Bet: 5 D, won: 7 D
4 supply-centers, 4 units
Austria
Drawn. Bet: 5 D, won: 7 D
3 supply-centers, 3 units
England
AisakaTaiga (221 D)
Resigned. Bet: 5 D
6 supply-centers, 4 units
Germany
独孤玄天 (200 D)
Resigned. Bet: 5 D
4 supply-centers, 4 units
Civil Disorders
AisakaTaiga (221 D)England (Autumn, 1902) with 6 centres.
独孤玄天 (200 D)Germany (Autumn, 1902) with 4 centres.
Archive: Orders - Maps - Messages